美国垃圾和中国污染有何共性?

美国垃圾和中国污染有何共性?

Read the English post here. Translated from English by Jolie Wang.

美国有许多肮脏的小秘密:垃圾是其中一个

二十多年前在美国,当我还是个小孩时,我们的路和地面有各自的垃圾。 当我坐在我家的旅行车后座上,系着松垮的安全腰带时,我的手闲晃在车窗外,穿过气流,我注意到高速路上成排的垃圾。我清楚记得不止一次看到人们从他们的小货车里扔出啤酒瓶。之所以经常想起,我想是因为我经常看到。

 

我住在美国东南部的山丘地带,在那里人们有许多巨大的私人财产。有些人有很长的公路前庭,而有些人只有私人车道的空间。所有的公路前庭都塞满了垃圾,即使孩子,都能从垃圾的多少及草坪的长度,轻易辨别出谁最富有(或者谁最有钱去雇佣草坪工人)。那时候的司机并不关心他人的财产或是环境的负面影响。他们关心的只是当前:保持车内清洁,没有垃圾。或者,带着啤酒瓶的人怎么逃避酒后驾车的罚单。

而这些财产属于谁的并不重要,或者说他们是否开的是自己的车也不重要。在美国的露营者,渔夫,沙滩上日光浴的人和整天在湖畔休闲的人都有责任。令人讽刺的,他们也将垃圾扔到自已的游乐场,根本没想过下次他们再去玩的时候这些垃圾可能还在那。我的家人曾无家可归,住在国家公园。野营地和河流都很脏。我的妈妈就不停的提醒我们不要捡垃圾,年长的孩子照顾年幼的孩子。垃圾是危险的,尤其是在1990年代时期且附近有爱聚会的青少年。

 

处理垃圾最强有力的方法

当我还是孩子时,美国在处理垃圾的问题上的确有联邦立法及州立法,但执行却是个严重的问题。有些州的政策相对更有力,但鉴于随处可见的大量垃圾,执行立法明显很困难。“让美国保持美丽”的运动起源于1953年,但在90年代时,我仍能看见到处都有大量垃圾。

我仍记得,在我住的州的一次关于乱扔垃圾的商业广告运动,让我们的环境明显的改变,并且也改变了我对于扔垃圾的态度。这次商业广告是特意为我所在的州做的,它的大致流程是这样的:

-一个女士做一个简短介绍为什么乱扔垃圾是不好的

– 她鼓励大家看到有人乱扔垃圾时要打乱扔垃圾处理热线

-接下来的场景是:一个坐在车里的小女孩看见她前面的一个司机将一些垃圾扔出窗外。她震惊且生气。于是她拨打了乱扔垃圾处理热线并说了车牌号。随后,小女孩告诉观众“不要乱扔垃圾”。随后竖起大拇指。

这则商业广告虽然听起来俗气,但这宣传完全给我洗脑了。在我六-八岁时,当我看见垃圾或看见他人乱扔垃圾时,我都会感到愤怒。我记得即使在我成年后,第一次住在国际化社区,看见人在自家乱扔垃圾或是在我住的公寓乱扔垃圾,我仍感到愤怒。我甚至认真想过做一个动画里的飞人去教训他们乱扔垃圾对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伤害有多严重。随后,我猜飞人会结束垃圾。这是个糟糕的主意。

我的丈夫也对此深信不疑。他只比我年长几岁, 他深受地球超人动画片的影响。这部动画系列里的坏家伙就是乱扔垃圾的人。

题外话,相对立法而言,社会压力让乱扔垃圾更有震慑。至少,我们这一代人对乱扔垃圾深感厌恶。即使我现在在中国也不能乱扔垃圾,虽然在中国乱扔垃圾并不是社会公认错误的事。对我而言,乱扔垃圾是道德上的错误。我做不到乱扔垃圾而无所谓,也没法让我的孩子这样做。

虽然政府在持续制定更强有力的措施及政策,但中国民众更有责任远离雾霾。
虽然政府在持续制定更强有力的措施及政策,但中国民众更有责任远离雾霾。

环境污染是全社会的问题,不只是政府问题

回到正题,依我之见,环境污染不仅是立法问题,更是社会问题。如同匿名的个人或工厂可以造成诸如垃圾,汽车,工厂,火灾,烟花或其它匿名污染一样,污染不能追溯到具体个人(我很怀疑北京工厂为逃避公众谴责所以夜间工作的说法)。没有人可以做这样的运动,因为若没有军队强有力的卫星定位,污染是不可追踪的。

我经常听到中国人说“我的政府需要为此有些措施”。的确是,并且政府也一直都有措施。对此致以感谢。但是,污染不仅仅是政府的责任,更是每个在中国居住和工作的人的责任

如果人们的社会压力是由制造污染的人的评判者及用户来决定,政府会比他们设计的时间更早达到他们的环保目标,比如2017,2020,2025,或是任何设定的年限。

但是眼下,比起我们自己孩子的健康,我们父母的健康以及我们自己的健康,钱或者说省钱是更强的动因。

中国人民是有选择的

比如,人们经常谈到的交通问题。司机们可以决定只从比政府汽油净化标准更高的厂家买油。但问题是这种汽油肯定会贵很多。而且,实话说,没有政府或非赢利机构的汽油证书,你们怎么相信汽油商提供的汽油质量?当下,所有司机能看到的是让自己的钱包鼓鼓的,同时要求政府保证低油价以便钱包不缩水。

多年后,当更多公众意识到污染是导致肺癌的原因时,所有司机都会为自己的孩子,父母,甚至自己患上癌症而悲哀。他们会希望自己要早能看到这些,就会意识到汽油是太便宜了。

香烟就是我祖母的生活,我知道她质疑过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但她的身体完全被这些致癌棍给毁了。当我十多岁时,她部分脚被截掉。并且,她饱受吸烟导致的健康并发症的折磨,最终在我订婚前一个月逝世。在年轻时,她的确肆意享受了香烟带给她的乐趣,但毫无疑问,我所有的家人都希望她能活着看到她的孙子孙女们长大成人,并有他们自己的孩子。有人逼着她吸烟吗?没有人!有人逼着某个中国人开车或是买廉价且没净化的汽油吗?没有!

能源是另一个问题。煤动力能源便宜。工厂用煤能源生产货品,并用烧煤的船将货品运到国外,运到我可爱的祖国,在那里人们低价买这些货品。然后,我的总统在背后攻击中国并说孩子不应该在这里被抚养。记者们喜欢这样的故事,然后开始弹出诸多文章谈论中国怎样拥有世界上最脏的空气。他们用自己的iPhone手机转发分享着这些电子文章,而同时却穿着耐克或提着蔻驰包 (这些iPhone,耐克和蔻驰都是在中国制造)。中国,请让我的国家将这些产品退还给你。他们会很快跟你说对不起。

肮脏并虚伪的画面,不是吗?

外国及中国工厂都应该为他们造成的污染负责。工厂工人应该表达让他们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是很重要的。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应该要求知道工厂在生产他们消费的货品时造成了多少污染。中国的创意顾问们应该制作出精彩的宣传,以此教导并责备公众对造成污染者保持沉默的不端行为。你了解政府为什么不是污染的主要肇事者吗?

我的学校一年前为我们的教室都购置了空气净化器,即使他们不是非要这样做。这远早于最近北京政府的红色空气警报令。现在,我的学校正引进自我强加的预防污染政策,密封门窗,并要求所有行政人员每隔一小时监测一次室内AQI指数。虽然我很尊敬我的校长,但我知道这些并不都是他的想法,这更多来自于老师们想要拥有一个干净的工作环境的巨大压力。在多次会议中,他提到他需要所有老师的想法,以保证我们学校安全健康的环境。

社会压力远比政府压力重要得多。比如在我的学校,政府并没强制要求清洁学校环境,主要动因一直都是社会压力。而由此带来的好处是,我们学校现在可以对潜在家长们营销我们的学校有干净的空气,而同地区的其它学校则没有此福利。

你将如何为污染买单?

我真的不知道中国需要投入多少才能脱离污染,但它的确要投入。问题是,人们希望怎样支付?

是告诉老板你不喜欢工厂的污染排放时的尴尬,还是心血管疾病或是肺癌?

是因开车穿过城市去上班要多花钱清洁汽油,还是承受肿瘤及化疗的折磨人的病痛?

是志愿花时间做一些极好的有环保意识的视频给孩子们,或是拖着癌症的身体在晚期每小时都需要人照顾的羞愧?

是花时间告诉你的政府即使需要额外支付费用,你也支持他们控制污染的努力,还是看着你的孩子承受痛苦?

是金钱,还是甚至不能在第一时间怀孕生子?

对中国人而言,当每个人的生命都变得短暂时,储蓄的迅速增长已变得没有意义。就像古话说得一样,一分预防胜过十分治疗。

我请求你将你的钱投资在你将来的健康上。从现在起,告诉人们污染是一个社会问题,支持你的政府改变污染,即使这需要花去你们的人民币。

Photos thanks to LWYang and John Seb Barber.

Add a Comment